费德勒专访:我会给孩子们讲俄乌战争,纳达尔拿下21冠让我很想复出

网坛永远的话题之王,同时也是失踪人口的罗杰·费德勒,最近终于又出来营业。费天王要么不活动,一活动就是一连串。先是当了瑞士旅游大使拍了一系列宣传片,调侃自己在家还像个观光客,随后还去看了F1赛车,在梅奔P房过了一把瘾,接着又对话瑞士名厨安德烈亚斯·卡米纳达,做了长篇的访问。
其中当然涉及到球迷最关心的复出问题,以及迈进40岁后的心路历程,对时局的感受,访问中费德勒更是首次谈起俄乌战争。
图片
Q:安德烈亚斯·卡米纳达
A:费德勒
Q:什么时候复出?
A:我都没想那么远呢,还在等医生点头。我已经准备好再次付出一切。现在我的感觉就像一匹摩拳擦掌等待开跑的赛马。希望夏天时我能进行一些跑步训练。很期待那种训练得筋疲力尽后回家的感觉。
图片
Q:你母亲曾说大众完全不了解你从事的工作有多艰难。到底有多艰难呢?
A:是的。我很少发布自己刻苦训练的照片,因为我觉得这就是运动员理所应当去做的,每个人都训练得很苦。我曾对自己发誓,直到退役,我都要保证身体没问题。退役之后我还想和孩子们滑雪,跟朋友们踢足球。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在做康复疗程,不只是为了网球事业,更是为了职业生涯之后的生活。
Q:对外界来说,所有事情对你来说似乎都是水到渠成的,你好像从来不需要奋力争取什么,除了在网球场上。
A:外界确实是这么塑造我的,然而实际上我很情绪化,以前我很害羞也很敏感。我试图和所有普通人一样过平凡生活,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也会经历高潮低谷。
图片
Q:我们真的很好奇,你是如何看待自己这个超级巨星的?
A:在生活中,我就是自己。但当我赛前站在镜子前检查头巾有没有戴正时,我会不知怎地把自己变成罗杰·费德勒。当我看自己比赛的集锦,感觉很奇怪。
Q:一个人实现了他全部的梦想是什么感觉?
A:现在一切都以家庭为重,目前进展不错。我希望找到网球、孩子、米尔卡和朋友们之间的平衡。年纪越大,你会发现时间越来越快。现在我进入中年,有精力,有经验。我对生活充满热情。
Q:你说自己强烈地感到时间流逝,你经历过中年危机吗?
A:完全没有。比起30,我更喜欢40岁。目前的人生阶段我很喜欢。我经常说想看到4个孩子长大,很幸运,我们能做到。无法相信我们女儿都13岁了。经历过一切,我们都很骄傲。
Q:老去让你不安吗?
A:没有,我觉得很有趣。很高兴我现在40岁,还很期待生活中即将发生的事。只是偶尔,我会想到自己已经打了很多年网球,而退役之期不远了,会有点伤感。我的职业生涯非凡无比,希望能再体会多一些。
图片
Q:你的伤感是否也来自“史上最伟大运动员之一即将退役”这个想法?
A:也不是,我只想重温那些特殊时刻:第一次胜利,多么疯狂!或者和那些已经不在的人一起,比如皮特·卡特,我的教练,也是我的朋友,教会我很多事。他于2002年去世了,我还是很想念他。
Q:萨芬说你很敏感,很深情。
A:好吧,既然他这么说了(大笑)。马拉特很有趣,我们很久没见了。他能这么说可太好了。我很想念那一代,那些巡回赛里的老家伙们,无论打过多少艰难的比赛,我们有很多美好的共同回忆。
图片
Q:当拉法在澳网拿下自己的第21座大满贯时,他看起来就像浴火重生了。你也希望复出重生吗?
A:绝对想。经过重大伤病后回归真的很激动人心。我和拉法时不时会打打电话,我们经常聊天的。我知道他当时状态不太好,但当他最终问鼎时,我真心为他感到高兴。他付出了太多太多。如今光是准备一场比赛就要花好长时间。
Q:到底要准备什么呢?
A:就像新车,你必须得先拧好上千颗螺丝,才能让引擎运行顺畅。赛前要活动、伸展、热身,就得45分钟,然后去球场继续热身,又半个小时。之后吃点东西、伸展、加强脚踝训练,之后再热身,做点体操、还有爆发性训练。真的上场前,全套准备工作要花上两个半小时。
图片
Q:你在很多方面都取得了平衡:职业生涯、赞助商、基金会、和跑鞋公司的合作、家庭等等。哪一项挑战性最大呢?
A:成为一个好父亲是我一生的挑战。青少年心事太多了,而且越来越复杂,很情绪化,也很难理解。这样挺好的,但也让我付出更多心力。作为父母,我们现在必须尽力才能解决问题。我也是第一次当两个13岁女孩和两个8岁男孩的父亲,这是全新的领域。人人期待父母是完美的教育家,根本不可能好吗!我们也只是每天尽力去做,不过说实话,有时候当父母真的令人精疲力尽。你总是觉得,其他家庭好像很简单就做好了,然后你和朋友们聊一聊才发现,哈,大家都一样。
Q:你曾说没有米尔卡,就没有这一切。她的坚强、支持和保护多大程度上促成了现在的你?
A:我刚和米尔卡在一起时,一个冠军都没有。她很强大,也很聪明,她对我个人和职业生涯的影响不可估量。米尔卡给我很多信心,还教会我如何发挥最好,我失利的时候她也会安慰我。而且,她让我在压力巨大的比赛中脚踏实地。是她在维护朋友们和家庭,还让我认识到,遵从自己的想法、采纳朋友和家人的建议而不是听从媒体批判多么重要。我们的生活亲密紧张,还有很多欢乐。我们一起养育了4个孩子,为他们的未来付出。我非常相信朱丽叶·安德鲁斯说过的一句话:如果忠诚很有趣,那一定是爱。她和丈夫结婚超过40年,直到丈夫去世。我很喜欢《欢乐满人家》这部电影(朱丽叶·安德鲁斯主演),朱丽叶说得太对了!
图片
2017年澳网拿下第18座大满贯后与米尔卡相拥
Q:你的孩子们喜欢打网球吗?
A:都喜欢。我们肯定会尽力支持他们。运动对于健康生活来说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无论如何,他们能成为优秀的人,并且尽力做好每一件事。
Q:对你来说,给孩子们树立哪种榜样最重要?
A:有一句我忘了从来听到的谚语:“地位重要,善良更重要。”学会向他人行善比对善待自己更好。
Q:世界现在很分裂,媒体也会展示乌克兰此刻可怕的场景,你会和孩子们讲这些吗?
A:会的,但是说多少才合适呢?我还记得看到小时从电视上看到科威特的报道,记得眼前的天空中飞过绿色的火箭。那时我们离瑞士的战争很远。米尔卡和我非常担心如今的世界局势。情绪低落时,很难展现无忧无虑的快乐。米尔卡小时候失去了斯洛伐克的家,因此她对难民的伤痛特别感同身受。我们的基金会准备帮助被伤害的儿童,我希望我家4个孩子长大后能加入基金会的工作,或者对世界有所贡献。
Q:如果让你在自己的童年和你孩子们的童年之间选择,你会选择谁的?
A:经过疫情,我应该会选自己的。作为一个5岁的孩子,你的人生一半时间都在被吼着:“小心点!别碰这个!戴上口罩!你不能去看望奶奶或外婆。过去几年,无论对家长还是孩子,都特别艰难。
图片
Q:如果不打网球,你会做什么?你有其他天赋吗?
A:我喜欢音乐,起床睡觉都会听些放松的音乐。我负责创造美好氛围,在家里,受邀参加聚会时,在车里都这样。我想告诉那些创造美了好音乐的孩子们。事实上,我想成为一名 DJ,将来我还想买DJ 套装自娱自乐一下。我是在 90 年代的 techno(电子舞曲的一种) 时代长大的,还参加过几次街头游行,还是在我生日的时候,太棒了!
Q:20年前,你以“性感罗杰”为主题上了杂志,还裸了上半身,今天给我们杂志拍照,你只脱了袜子。你觉得自己性感吗?
A:太无厘头了(大笑)!我觉得自己20岁时看起来糟透了,长头发,后来还染金了。随着年纪增加,我越来越像个成熟男人。之前还和朋友一起嘲笑过以前我们看起来太圆滚滚。
图片
Q:你最喜欢身体哪个部分?
A:哈,打住。他们说我的手很好看,但我哪知道。
Q:他们说得没错,谁把你的指甲打理得这么完美?
A:是我自己。我会时不时给自己修甲,尤其是脚趾甲。作为网球运动员,我的双脚承受了太多压力。
图片
Q:你有没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叹:“天呐,这是我吗?”
A:哈哈哈哈!
Q:你的衣品也特别好,有人给过你建议吗?
A:偶尔会有。安娜(安娜·温图尔,美国《Vogue》杂志的主编)有时给我一点小贴士。有段时间领带扣让我发疯,我很想习惯它。有一次我穿正装打领带和米尔卡吃饭,我练习了很多次才终于舒服,甚至穿着西装睡觉都行。
图片
Q:说到吃饭,你吃过最恶心的东西是什么?
A:在贝尔的冒险节目里吃的死鳟鱼的眼睛,都腐烂了。
Q:你的藏酒也很丰富,最喜欢哪一瓶?
A:我们最喜欢2009年的爱士图,那一年意义非凡,我结婚了,女儿们出生。现在我也喜欢一些意大利品牌。特殊时刻,米尔卡和我也会喝香槟庆祝。
Q:你上次喝醉是什么时候?就是你醉到没法沿着底线走直线了。
A:那应该是2005年,我在美网决赛打赢阿加西。我们出去之后,团队告诉我酒吧要关了,我们赶紧喝了几杯,之后我病了好几天。但我不是一个失控的人,也绝不可能酒驾。
图片
源自:好动网球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