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版大坂直美”自杀未遂,运动员心理健康问题时隔一年再引关注

今年第二项大满贯——法网还有不到一周就要开赛,遥想去年此时,围绕罗兰加洛斯的最热话题,自然要属大坂直美拒绝出席发布会而被组委会警告,之后又因心理健康问题主动退赛。
大坂的事件当时一下将运动员的心理健康推上热门话题,随后网球组织也表明将会更加关注运动员的身心健康。然而距离今年法网开赛还有一周的时间,另一位和大坂直美身材、外形皆相仿但年轻3岁的球员——澳洲人德斯塔妮·埃雅娃在生日当天发帖,袒露自己差点自杀,幸亏三个路人搭救了自己。
4月17号我差点跳桥自尽,是三个路过的司机把我拽了回来并送我回家。我其实不是很想活到今天,但我知道家人和朋友知道我还活着会很开心。今天很特殊,我还存在。有时生活中的过路人会让你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但我终于学会:上帝是公平的,他不会让你承受你无法承受的试炼,而且他会给你指明方向,这样你才能承受它。
图片
目前埃雅娃职业生涯最高光的时期是2017年,当时不到17周岁的她成为第一个出现在大满贯正赛签表当中的00后球员,比现在的大满贯冠军斯瓦泰克、安德莱斯库都要早。埃雅娃2015年才转职业,只用了两年时间就能出战大满贯正赛,可见她也是个天赋型选手。同年9月,她的单打排名去到No.147,这也是她目前的最高职业排名。
图片
2017澳网,埃雅娃与小威合练
成名早,争议也会来得很早,这似乎是永远不变的定律。2017年11月的一次采访中,她提到自己认同同胞托米奇的争议言论:“我打球就是为了钱。”
不像绝大多数学网球的孩子,埃雅娃家境并不好。她曾透露过父母早已分居,自己的家就像是一个小破木屋,早已习惯了贫困的生活。“钱就是我的动力。每个人都想要更好的生活,钱很重要。我再也不想说谎,我承认,只要我赚到足够多的钱,我就不会再打球。”而当时埃雅娃期待的足够的钱,就是给自己买公寓,给父母各买一套房子。
图片
2021年8月,埃雅娃买到了自己的第一套房子
埃雅娃还非常支持澳洲另一个坏小子克耶高斯,因为她也不喜欢一直环球参赛,并认为克耶高斯是第一个说出大实话的人:“尼克是第一个承认职业网球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美好的人。大家总是说‘哦,你要享受旅行,你一定要真心热爱这项运动。但实际上,与大家想的根本不一样。”
同时,她还提到了外界对她的期待让她倍感压力:“比赛的时候,你还要承受很多压力和期待,这非常很难挨。”
可能是这份过度的诚实给她惹来不少批评,后来的采访中她纠正了自己的发言:“钱当然很重要,但我也很喜欢打网球,这是我的工作。我也不是那种只会浪费机会,还不懂感恩的人。澳洲网协给了我很大帮助。我还有很多目标和野心,钱只在我的网球事业里占很小一部分。”
图片
2018年,她的目标是争取打进世界前100。那一年,事情进展得很顺利,4月她拿下2个挑战赛冠军,收获5万美元奖金,还代表澳大利亚出战联合会杯(现比利·简·金杯)。她对赛季充满信心:“接下去我想去打一些10万美元奖金的挑战赛以及一些更高级别的WTA赛事。去美国比赛能更好地帮助我获得积分,这样我在大赛中的排名也会提高些。去年我的状态有点不稳定,今年我肯定能做到。”
希翼很美好,但2018年并没有实现,她的排名不升反降。或许是命中注定,2019年她在布里斯班赛遇到了大坂直美。彼时娜奥米已经是大满贯得主,世界第五,正在尝试冲击球后宝座。
首轮6-3/6-2轻取埃雅娃后,大坂直美调侃道:“感觉有点像和年轻的自己比赛。她能对抗我的力量,让我有点惊讶,因为不是很多人能做到。我很好奇她将来会如何发展。”
媒体当时要大坂给埃雅娃提点意见,大坂笑称:“我的意见就是别问我意见。开玩笑的。我只想说,继续打吧,我像她这么大时,也有很多起起伏伏,这很正常。所以就继续相信这个过程吧。”

好动网球
,赞29
【自制HL】2019WTA布里斯班R2 大坂直美VS埃雅娃(剪辑:Lezlie)
但是从“相信”到“成功”的天才成名之路没有同样发生在埃雅娃身上。2019年3月,她拿下截止目前最后一个冠军,之后的三年多都颗粒无收,WTA和大满贯比赛就更不如人意。2017-2019年,澳网连续3年给她发了正赛外卡,可惜她都没能赢下第一轮。2021年她闯过资格赛,靠自己打进正赛,首轮输给斯托瑟;2022年则又倒在了资格赛首轮。另外三个大满贯的最佳成绩也只是资格赛最后一轮。
成绩没出来,媒体对她的报道也只有寥寥数篇,远不及2017、2018两年。这个曾经极具天赋、被寄予厚望的澳洲新星,已经渐渐被遗忘了。

好动网球
,赞5
埃雅娃曾在2019年荷兰赛击败世界前十萨巴伦卡
或许在太小的年纪经历了从万众瞩目到无人问津这样巨大的反差,才让她产生了“自己不值得被爱”的错觉。年少成名的球员大概都无法避开这个的过程,甚至只是短暂的低潮都会招来骂声。球员表现出脆弱,又会被批判为矫情。
图片
2022印第安维尔斯,大坂被现场观众辱骂流泪
实际上心理问题有太多人都经历过,甚至连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最强心脏”德约,经历了澳洲事件后,最近也自称要花上相当一段时间才能消化。
能去寻求专业人士帮助当然最好,只是专职心理治疗师对于埃雅娃这种底层球员来说实在过于奢侈,根本无力负担。在法网即将到来之际,想必埃雅娃的自杀未遂事件,会引起大众对于运动员心理健康问题的新一波关注,而且会更激烈、更持久。
图片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