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爆性丑闻!21届大满贯得主与教练有多年婚外情,并警惕当今网坛“师生恋”非常普遍

红土赛季激战正酣,但场外的网坛名宿们却刷了不少存在感。本周四,54岁的前德国金童贝克尔欺诈案判罚结果最新出炉,这位六届大满贯冠军被判入狱两年半,将在自己拿到过大满贯冠军的英国服刑。
而另一位名人堂成员、22届大满贯双打冠军、现ESPN网球分析员帕姆·施莱弗(Pam Shriver)本周也突然自曝陈年猛料:自己在17岁的时候,与比其年长很多的教练有一段不合适的、伤害性很强的关系,且这段关系持续了五年。
 
现年59岁的名宿施莱弗在《电讯报》的第一人称自述文章中表示,她决定公开以前与教练 Don Candy 的关系,因为“这类关系在网坛还在继续,并且不是个例”
 
“在体育界,球员和教练的越界关系现象非常普遍。在我四十多年的网球运动员和解说员生涯中,我亲眼目睹了数十起类似的事件。每次我听到一个球员和教练约会,或者看到一个男体能师在健身房跟女性接触时,都会让我敲响警钟。”
 
1978年,15岁的施赖弗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和与九岁时相识的教练兼监护人 Candy 一起四处旅行,施莱弗曾以业余选手身份打进1978年美网决赛(获得亚军),并分别三次打进澳网和温网女单半决赛,赢得21次 WTA 巡回赛单打冠军。1981年到1991年间,她一口气揽下了21座大满贯双打冠军,大多数是和女金刚纳芙拉蒂诺娃搭档。
而她的教练 Candy 已于2020年去世,享年91岁。施赖弗谈道,她和 Candy 的关系始于17岁,当时她跟教练告白后,便开始了这段师生恋,两人20岁时开始性接触。“对我而言,第一段关系是特别困难的时光,它不应该始于我的教练……我意识到是时候谈谈我的故事了,希望能让其他有类似经历的人好受一些。”
 
Candy 比施赖弗大33岁,尽管他从未在身体方面虐待过她,但施赖弗说她感觉到了“情感上的虐待”(即PUA),这段婚外情最终也成为了巡回赛一个公开的秘密。“我对 Candy 仍然有矛盾的感觉,他和我陷入了一段漫长而不合时宜的恋情。是的,他背叛了他的妻子,不过他身上有很多诚实和真实的地方,我也很爱他。”
 
“但即便如此,他是一个大人,他应该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成年人。他本应表现得更专业一些。接受治疗后,我才开始觉得自己没有内疚了。现在,我终于意识到,发生的一切都是他的错。”后来,施莱佛告诉了父亲这段感情,但没有跟母亲说,母亲在去年八月份去世。
 
“我感到很羞愧和内疚,而他的妻子来看比赛的时候,我也会产生一些愤怒和嫉妒,所以当时真的很悲惨。那时候我努力想成为最好的网球运动员,就把这个秘密瞒在心里,只有亲近朋友知道。但是你知道吗?我不想说很普遍,但我不是唯一一个这样的球员,我们不是当时的巡回赛里唯一有着跨界关系的人。”
 
当时,施莱弗没有渠道来分享发生的事情。“那时候,保护年轻女运动员的措施几乎不存在,我真的不知道该向谁求助。我一直瞒着家人,我从没有这类瞒着父母亲的秘密。我真的不知道该去哪里,不知道怎么寻求帮助。直到后来,这段关系结束了,我才意识到,自己当时需要多少帮助。”
在采访中,施赖弗被问到,为什么现在才开始讲述她的故事。“因为这已经发生40年了,在我生命中的大多数时间里,我只是一味向前,从来没有给自己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当时发生了什么、这段关系的负面影响,以及它是如何伤害了我的网球生涯、我的表现,和我在生活中建立一段正常关系的能力。”
 
“疫情停摆的时候,我意识到孩子们正和当时的我年龄相仿。而我妈妈去年八月去世的时候,也从来不知道这件事。她一直以为我是在一个安全的人的监护下长大。所以我觉得是时候了,这对我的疗愈很重要,重要的是站出来详细讲述我的故事,也许能帮助一些年轻球员。也许这会帮助教练们明白,他们不能越过那个边界。”
在师生关系的问题上,施赖弗也提出了一些解决方法。“我认为对年轻运动员进行教育是可行的,但你得在他们进入青春期之前就开始,也许是11、12或13 岁的时候。当他们正是进入巡回赛时,很多模式就都定下来了。”
 
“然后是教练,在他们踏进巡回赛前,也需要接受一系列教育培训,包括其他团队成员——理疗师,健身教练等等。这一点必须非常明确地强调:这类关系是不合适的,越界者将承担严重后果。”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