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德约科维奇在家乡赛贝尔格莱德决赛吞蛋不敌卢布列夫,遗憾无缘赛季首冠。而在隔海相望的意大利F1伊莫拉站,维斯塔潘顺利夺冠,拿下本赛季第二座分站冠军。
三个多小时后,德约和维斯塔潘在劳伦斯奖世界体育奖的评选台上相遇,而两人在各自赛场上的成绩,也预示了最终的结果——德约被维斯塔潘截胡,无缘第五次摘下劳伦斯年度最佳男运动员的奖杯。
这个结果可以说是相当意外,毕竟德约科维奇去年的实绩相当出色,除了连赢三个大满贯以外,还打破了世界第一周数纪录、拿到个人第37座大师赛冠军、第7次成为ATP年终世界第一
而来自红牛车队的维斯塔潘,则是在一片哗然中击败了汉密尔顿,于阿布扎比分站赛加冕了个人首个年度总冠军,这场比赛最后一圈的解套成为了F1史上最有争议的判罚之一。从对项目的统治力来讲,他的参照对象可能相当于美网夺冠的梅德韦杰夫。
网球项目向来是劳伦斯世界体育奖的宠儿,从2000年奖项颁布以来,网球运动员斩获了36次大奖,为所有运动项目中获奖次数和比例之最,费纳德三巨头更是多次拿到年度最佳男运动员的称号。
德约科维奇在2012、2015、2016、2019四次获此殊荣,其中第二次获奖时的赛季战绩为1个大满贯+5个大师赛,明显不如去年。纳达尔在2020年仅拿到一个法网冠军,但仍以20冠的特殊意义当选。
按成绩分析,德约去年四进大满贯决赛三度捧杯的表现很有说服力,至少是能压过维斯塔潘的,拿下年度最佳男运动员应该是板上钉钉。
虽然官方只发表了对维斯塔潘的贺词,并没有公布该奖项的评选过程,但前一阵子已经有外媒传出小道消息,因为年初澳洲的疫苗风波事件,德约的风评大受影响,在最佳男运动员奖的讨论顺位从第一名跌至最后一名,不敌基普乔格、德雷塞尔、汤姆·布拉迪、莱万多夫斯基和维斯塔潘。其中莱万多夫斯基和汤姆·布拉迪分获今年的杰出成就奖和终生成就奖,所以实际上是四选一,德约排名倒数。
劳伦斯体育奖的归属由其学会成员通过无记名投票的方式得出,成员来自全世界70多个国家的1000多名体育媒体从业人员以及退役运动员。评选方式看似避免了一刀切,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该奖一直宣称“旨在表彰来自体育界的个人和团队全年的体育成就”,实际上一直避免把奖项颁给“政治不正确”的运动员,像大坂直美这样频繁为黑人发声的选手甚至还有印象加分。在当前复杂的时政环境下,德约与梅德韦杰夫在各自奖项上的落选,就更能品味出其背后的政治逻辑。
德约的前教练贝克尔表示,在决定劳伦斯奖的获得者时,接种疫苗这种事无关紧要,因为这是一种私人选择,专业体育评奖,应该只考虑塞尔维亚人的球场表现。
“这是一个尴尬的局面。如果我们都接种了疫苗,世界会变得更美好,这是肯定的,但归根结底,身体是自己的。我年纪大了,我会接种疫苗,但对于那些更年轻并决定不接种的人来说,这不能成为迫害他们的理由。德约去年的表现难以置信,在34岁的年纪差点完成年度全满贯,他应该是头号热门的。”
德约曾在上海获得该奖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