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效仿温网正式禁赛俄罗斯球员!”乌克兰球员联合逼迫网球三大组织,声称沉默就是犯罪

到底要不要禁止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球员比赛,这个话题已经发酵了近两个月。尽管ATP和WTA已经采取了一些行动,比如不展示该国国旗、不准参加比利·简·金杯等,但乌克兰球员(包括前职业球员)们并不满意,一直在呼吁网球组织直接对俄籍/白俄籍球员禁赛。
前乌克兰女网选手萨夫丘克就说:“这只是时间问题,不是我来决定,但是我认为他们应该禁止这些球员以个人身份参赛。不可能制裁90%的俄罗斯球员,剩下的不管吧。必须公平,这是集体罪恶。”
昨天,以斯托维丽娜为代表的乌克兰球员发布了一篇联合声明,措辞相当激进,要求俄籍/白俄籍球员在关键问题上表态,并且呼吁ATP、WTA、ITF和四大满贯禁止这两个国家的球员参赛。
乌克兰球员联合声明

吉内塔·萨根(意大利人权斗士)曾说过,“面对不公保持沉默,是与加害者同流合污”。在当下,这句话再正确不过。
2022年2月24日,在白俄罗斯的支持下,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了进攻。现在,炮火正在我的国家燃烧,所有乌克兰人正被迫离开家园,为生命而战。
过去50多天里,俄罗斯军方对我的祖国进行了数次炮轰,杀死无数人民,还利用白俄罗斯的地理位置,进攻乌克兰西部和北部。数百万人民无家可归,无数孩子们正面对爆炸、恐惧和死亡。这一切此刻正在欧洲中心上演。
作为运动员,我们一直生活在大众视野中,因此,我们也有巨大的责任。有一些已经在社交媒体发表过看法,那些帖子的关注度比地方电视高多了。在危机中,沉默就是默许。
我们注意到,一些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球员对相关问题总是言辞模糊,从没清楚地说明到底这两个国家对乌克兰做了什么。这种沉默不可容忍,因为沉默导致了更多杀戮。
我们要求ATP、WTA和ITF确保所有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球员回答下面几个问题:
 
1.   你是否支持上述两国入侵乌克兰,以及两国发动的战争?
2.   你是否支持上述两国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
3.   你是否支持普京和卢卡申科政权?
如果可以,我们要求禁止上述两国的球员参加国际赛事,就像温网那样。
此刻,沉默就是背叛,表态刻不容缓。
联合声明中提到了“就像温网那样” 着实惹人注目。之前温网不允许梅德韦杰夫参赛只是传言,并未坐实。但乌克兰球员的声明发表没多久,温网就出了官方声明,确认2022温网,俄籍/白俄籍球员不得参赛。
温网官方禁赛声明

谨代表全英俱乐部以及温布尔顿锦标赛组委会,我们希望籍此对所有正经历艰难时刻,被战争威胁的乌克兰人民表达支持。
我们与全世界一样,强烈谴责俄罗斯的非法行为。作为国家体育机构,我们考虑了自身
对球员、社区、以及英国民众的责任。并且,英联邦政府针对体育机构和赛事制定的
指导方针也纳入考虑范围。
温布尔顿锦标赛是国际性赛事,从政府、体育、网球运动和娱乐机构角度出发,最大程度限制俄罗斯的国际影响力是我们的责任。面对如此史无前例的非正义军事行为,如果纵容俄罗斯政权通过运动员参加温网而获益是不能接受的。
所以即使深感惋惜,我们依然决定禁止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球员参加2022年温网比赛。
全英俱乐部主席伊恩·休伊特对此评价道:“对个人来说,这很难承受。他们将因为政治领导人的决定受到影响。这确实令人痛苦,我们也知道这一点。我们也考虑了在英联邦指导意见下,其他的可行方案。很遗憾,鉴于锦标赛的地位,不能让体育成为政治的放大镜,以及考虑了公众和球员(包括其家人)的安全,没有其他方案。”
如果从今天起到6月,情况发生变化,我们也会相应作出改变。
我们希望草地网球俱乐部也能拒绝俄罗斯/白俄罗斯球员参赛,以确保这个夏天,英国的政策可以保持一致。
作为历史最悠久、地位最独特的大满贯赛事,温网在这件事上也是冲在了前面,先举行的法网和9月开始的美网都没有发布类似声明。二战之后,温网也从没有禁止过某个国家的球员参赛(当时德国、日本和其他参战国的球员禁止参赛),这次算是开了先河。
受这个决定影响,至少有20余位单双打世界排名前100的球员无法参赛,其中那些排名50-100位的球员,会因为没办法收获大满贯的丰厚奖金而影响生计。
男子(5人):梅德韦杰夫、卢布列夫、卡恰诺夫、卡拉采夫、伊瓦什卡

女子(19人):帕芙柳琴科娃、卡萨金娜、库德梅托娃、萨姆索诺娃、亚历山德洛娃、格拉乔娃、卡琳斯卡娅、拉希莫娃、萨巴伦卡、阿扎伦卡、萨斯诺维奇、兹沃娜列娃、维斯妮娜、扎拉米泽、帕诺娃、布林科娃、西济科娃、马洛扎娃、波塔波娃。

温网的声明发布没一会,ATP和WTA都立刻表示反对这个决定。两大组织严正声明:国籍歧视违反了当初与温网签下的协议,即球员的排名是参赛权的唯一标准,球员均以个人身份竞技,独立球员不应因其国籍或其国家政府所做的决定而被惩罚或禁赛。如今温网和全英草地俱乐部公布的决定有失公平,对赛事而言,可能开创破坏性的先例。
WTA的主席甚至在采访中强调:“我非常强烈地感觉到,这些运动员不应该再次受到威权主义领导层决定的惩罚,这些领导层显然正在做可怕的、应受谴责的事情。”
七大组织此前一直通过和平网球项目对乌克兰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在贝尔格莱德第二轮激战取胜的德约,赛后也被问到相关问题。作为童年在战火中度过的人,现世界第一也认为这个决定不公平:
“我永远第一个反对战争。作为从战火中走出来的孩子,我非常清楚战争会留下什么样的心理创伤。1999年,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巴尔干半岛战火连天,受苦的只有老百姓。但话虽如此,我不支持温网的决定。这不是运动员的错,政治介入体育,结果通常不太好。”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