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妈永久退役真正原因:生了三胎忙不过来,作为母亲为家庭做出牺牲

被球迷亲切称为“克妈”的比利时名将克里斯特尔斯,本周三宣布永久退役。遥想2020年初克妈宣布再次复出时,还有不少球迷希望她能在WTA“扫水”,也有不少人相信,克妈仍能获得大满贯,就像她上回复出时那样。
然而这第二次复出之旅实在有点不走运。前脚重返赛场,后脚新冠疫情爆发赛季停摆,即使后来赛程恢复,也有诸多参赛限制。由此,20个月的时间里,克妈实际上只打了5场WTA比赛,且五战皆墨。三盘两胜制的比赛,她只在2022年迪拜表演赛中尝到胜绩(对阵沃兹尼亚奇)。
至于再次退役的原因,一是碍于年纪和体能,毕竟已经38岁,又生育了3个孩子,还能保持体能坚持比赛的高龄球员实在罕有;二是在疫情中,克妈意识到家庭才是最重要的事。
2020年疫情期间,克妈和丈夫布莱恩·林奇带着3个孩子从比利时搬到了纽约,一切重新开始。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克妈一边复出一边扛起了重担,日子被接送孩子上下学、做饭、辅导功课和收拾家务填满,所以基本上,她只会参加美国境内的赛事。
这些年不是没有人向克妈抛出过橄榄枝,希望请她做兼职教练,但都被她一一谢绝,因为她想专注女儿贾达的篮球事业。大女儿贾达才14岁,身高已经达到了180公分,而且从林奇那继承了篮球天赋,已经开始上场打一些青少年比赛。
也正是在这种分身乏术中,克妈再次思考着离开职业运动员的生活:“这个想法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还是很热爱击球的感觉。根据我现有的日程安排,一周三四天的训练还能保持节奏,但是如果要连续打比赛,那肯定是不够的。举个例子,如果我要打澳洲的比赛,那就要离家好几周,现阶段我不可能离家这么久。相比于网球,生活总是有绝对话语权,对吧?”
克妈作为球员的最后一场正式比赛,是去年10月7号在印第安维尔斯对阵捷克选手斯尼亚科娃。这次失利之后,她转战世界团体网球赛,在那里她倒是赢了几场。
用克妈自己的话说,她太固执了,固执得不能放下网球。当然,“固执”只是“决心、毅力”的另一种说法,也是她生涯早期能取得成功的关键品质:“我觉得我还小的时候,决心就是一个重要因素了。它总能让我相信‘好的,你想付出,就付出全部。’直到今天,我还会想起我爸的话:‘你必须清楚,到职业生涯结束时,如果没有付出全部,你都没办法后悔。’
“在所有事情中,这可能是我最骄傲的部分,我真的付出一切了。从我站上赛场的那一刻,无论是训练还是比赛,我都全情投入。我已经做到最好。”
【特别呈现】克里斯特尔斯第三段职业生涯最佳得分(剪辑:Lezlie)
这话绝对有理有据。回顾过往战绩,克妈绝对是顶尖行列:4个大满贯单打冠军,2个大满贯双打冠军,80%的职业生涯胜率,共计41个冠军头衔,8年4度加冕球后,还有超过2千4百万的奖金。这几个成就,随便哪个都很拿得出手。
克里斯特尔斯三段职业生涯的总战绩
第一段:422胜103负(1997-2007)
第二段:101胜24负(2009-2012)
第三段:0胜5负(2020-2021) 
克里斯特尔斯的球风兼具力量和柔韧性,同时继承了足球教练父亲的强悍和体操运动员母亲的柔软。20岁时,搭档杉山爱,克里斯特尔斯在法网女双赛场夺得人生中第一个大满贯头衔,之后在温网再次登顶。不过直到2005美网,她才终于拿到第一个大满贯单打冠军。
当所有人都以为她要一飞冲天时,仅仅不到两年后的2007年5月,克里斯特尔斯却突然宣布退役。这是她第一次离开球场:“退役之后,我父亲病了。他去世前几个月还在说,也许我很快又会打网球。我说不会了,爸爸,不可能。”
不过在2009年,全英草地俱乐部发来邀请,克里斯特尔斯被打动,决定复出。那时候她刚生完女儿没几个月,时机好像不错。
“胜负欲回来了。我等了几个星期,看看比赛的冲动是否还在,是的,它在。这就是那些能让你成长,并且影响你一生的时刻之一。失去我父亲也是其中之一。”
离开赛场两年后回归,她只在多伦多和辛辛那提赢了5场球,然而2009年美网,克里斯特尔斯爆发了。她连克威廉姆斯姐妹和李娜,一路杀进决赛,并且在决赛中两盘直落沃兹尼亚尼奇夺冠。那一次,是克妈心中最动人的胜利。
2010年她在美网实现卫冕,紧接着在次年澳网再次夺冠。2012年,她又退役了,而且相信这是最后一次。只不过7年之后,当年的小克已经成了三个孩子的克妈,她又回来了。她想再试一次:
“无论如何,我对网球的热情永远不会褪色。我觉得我太需要回归网球,因为我从网球运动中得到太多。所以,那里会有我的下一个章程,看看我能做到什么。”同时,这也是克妈用自己的方式回报那些一路帮助过她的人:“我都说不清格拉芙、塞莱斯和桑切斯对我影响有多大。她们给我呈现了一个善良,乐于倾听,能给你建议的世界。”
在这几进几退中,有任何后悔吗?对这个问题,克妈坚定地回答:“没有,完全没有。对于职业生涯的决定都基于当时我的感受,而不是‘长远看来什么对我最好’。我对所有一切的进展都感到开心。”
克妈还会打网球,通常是在俱乐部,上周她还和教练一早打了几个小时。克妈会称这样的比赛“很紧张”:“如果你和我一样,从小就打球。我还是很喜欢挑战自己,喜欢那种被推着前进的感觉。”最近,克妈参观了蒙莫斯大学的女子网球队,打了几个球后,她在场边坐了一个小时回答问题。此前,克妈家乡比利时的布里小镇经营过网球学校。将来她还会出现在大满贯,做些电视活动,也会打元老赛。总之,网球永远不会离开她的生活。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