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28年牢狱之灾+被禁10年!前大满贯冠军和网球奥斯卡影帝身陷囹圄…

上周五,在伦敦南华克刑事法院,深陷破产危机已久的德国名宿贝克尔,被坐实犯下《破产法》的四项指控,包括转移财产、隐瞒债务、未披露两处房产和价值数百万英镑的资产,以逃避巨额债务,每项罪名可面临最高七年的监禁。数罪并罚的话,最严重期限为28年。不过贝克尔均否认了以上指控。
早在2017年6月21日,贝克尔就被法院判以破产。破产的导火索是,为修缮自己在西班牙马洛卡的豪华别墅,他于2013年从一家私人银行贷款460万欧元,一年后,他又以高额利率,从一名英国商人处贷款约120万欧元。资不抵债、收入明显与支出不成比例的贝克尔,随机被法院列为清算人员。
 
当时,贝克尔表示自己对这一决定感到震惊,他坚称自己并未破产:”我的收入公开透明,很明显我有办法偿还债务。”但五年过去后,54岁的贝克尔仍深陷泥潭。
 
曾经风头无两的德国金童,从球员时代出道即巅峰的媒体宠儿,到职业后期陷入婚变完全迷失,再到任教德约科维奇的教练时期回春,如今沦落为失信破产人员,贝克尔的一生完全如电影剧本般曲折离奇。
1985年,17岁的贝克尔在温布尔登一鸣惊人,以非种子球员身份成为史上最年轻的温网男单冠军。此后,他又登顶1986、1989年温网,1989年美网和1991、1996年澳网,两次带领西德拿下戴维斯杯冠军。作为六届大满贯冠军,奖金与赞助如雪花般飞来,在那个还未通货膨胀的年代,贝克尔的身家财产一度高达六千万美元,成为名副其实的金童。
 
然而,花钱如流水的消费习惯、混乱的私人生活,以及失败的生意投资,将德国人的经济窟窿一点点撕开,直至无法弥补。回望贝克尔的理财之路,就是一条亏到尽头的历史——由于婚内出轨名模,贝克尔在与前妻芭芭拉·费尔图斯的离婚官司中,赔付了近2500万美元和迈阿密的一栋豪宅,加上给私生子的抚养费,耗费了贝克尔职业生涯的大半奖金。
 
 
2002年,贝克尔被德国检察机关起诉逃税120万欧元,最终贝克尔缴纳了30万欧元的罚款和缓刑,才免受了牢狱之灾。一系列场下的感情和经济纠纷,已经将贝克尔的网球激情磨得消失殆尽。
在法庭上,他声称,由于税务部门对他的案件的调查压力,他被迫放弃了自己的网球生涯:“1996年第一次(有人)到我家中搜查后,我每晚都难以入眠,此后我再也没法赢得冠军了。”
 
此后,贝克尔又经历了迪拜房地产、体育网站、尼日利亚石油项目、有机食品等行业的投资失败,屡挫屡败。至于为何如此折腾,贝克尔表示:“在体育界,当你到31岁时,就被叫老了,它会影响你的自信。我花了几年时间才重新定义自己,我不知道护照上自己的职业该写什么,前网球运动员吗?重要的是找到一个能让你满意的新角色。”
 
退役后的随后15年间,他在BBC、天视体育以及欧体担任评论员;2013年12月,德国人开始执教德约科维奇,并帮助塞尔维亚人斩获六座大满贯、登上世界第一,两人合作三年后结束了师徒关系。
在前几周的庭审上,贝克尔坦言,1999年退役后,自己的收入“急剧下降”。至于经济状况会恶化到这般田地,是因为他聘请了受托人负责管理他的资产,他甚至把结婚戒指都交给专家管理。
 
他的辩护律师 Laidlaw 则表示,贝克尔过于相信和依赖身边众多顾问给他的建议,尽管涉及到钱财问题时德国人充耳不闻,但这些顾问混乱地支配着贝克尔的生活。“一些顾问是为了他的最佳利益而提出真正的好建议,其他人可能只是想从他的名誉和财富中分得一杯羹。”
 
起诉方 Rebecca Chalkley则辩称,贝克尔的证据不可信,他试图“躲在顾问的背后,贝克尔称不知道自己职业生涯重大奖杯放在哪里,根本不可信”。为了抵还债务,贝克尔的一些奖杯被拍卖高达70万英镑,但他表示,自己找了很多次,都不知道奖杯们(奥运会金牌、大满贯冠军奖杯、戴维斯杯冠军)的位置。
一位法律界的破产和资产追回事务专家 Alex Jay 表示:“在刑事法庭,被判犯有破产罪是相当罕见的。大多数人,当破产时,会配合破产程序,至少不会让刑事指控被提起和证明。因此,贝克尔试图阻挠这一过程,逃避偿还债权人,其程度肯定是相当不同寻常的。”
除了贝克尔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之外,最近网球界的另一位人物也身陷囹圄,那就是凭借网球电影《国王理查德》拿下今年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威尔·史密斯。
由于威尔·史密斯在颁奖典礼扇人的事件闹得实在太过沸沸扬扬,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官方宣布,即日起禁止史密斯出席今后10年的奥斯卡奖。传言称,该学院的50多位董事会成员经过了大量的讨论,才敲定此裁决。
 
“董事会决定,从2022年4月8日起的10年内,史密斯先生不得在线上或线下出席学院的任何活动或项目,包括但不限于奥斯卡奖,” 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总裁大卫·鲁宾和首席执行官道恩·哈德森在一封致全体会员的信中写道,史密斯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有害的”,并也希望这个决定能为所有相关和受影响的人,开启一个疗愈和恢复的时期。
 
除了被奥斯卡拉黑之外,史密斯在接下来还可能因为其行为“玷污奥斯卡品牌”而被罚款,甚至被起诉。不过,他的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不会被取消,未来几年他也很有可能再次获得影帝提名。可惜的是,作为历年传统,奥斯卡最佳男主角要为下一届的奥斯卡影后颁奖,史密斯自然是无法履行此殊荣。
 
颁奖礼当晚的第二个争议是,史密斯做出过激行为后,为何没有被请出杜比剧院。对此,学院的代表人物表示:“我们想澄清的是,(我们请求)史密斯先生离开现场,遭到了拒绝。但我们也认识到,我们本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处理这种情况。”
 
不过,史皇周围的人否认了这一说辞。他们反驳道,学院负责人鲁宾和哈德森“相当温和”地向史密斯的工作人员提议,让史密斯离开杜比剧院。然而,史密斯表示自己想留下来,向大众说对不起,于是他在前排座位上呆了半个多小时,然后回到舞台上,接受他期待已久的最佳男演员奖。
 
在开始一段有点漫无边际、情绪化的自我辩护和道歉之前,史密斯获得了全场的起立鼓掌,这对很多在家观看颁奖礼的观众来说有些讽刺。随后,史密斯和家人出现在《名利场》派对上,跳着自己过去的热门歌曲,表现出“明显缺乏悔悟”的样子。
这一次未经思考的耳光,也打掉了史密斯若干电影片约。Netflix已经喊停他主演的动作电影《极速放纵》,AppleTV+为其拍摄的真人史实改编电影《Emancipation》也在待定当中;此外,威尔·史密斯本人的传记电影也瞬间从香饽饽变成烫手洋山芋,打人事件后,Netflix和Apple TV+等平台都悄悄取消了对该项目的投标,转向其他演员项目。
 
史密斯当晚贸然行为的真实意图,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在好莱坞,拥有强大粉丝数量基础和多年累积的荧屏影帝形象,也许不久后,他就能等来职业生涯的回春。然而,在新媒体时代,公众人物的言行影响会被无限放大。在他扇出解气巴掌的那一刻后,想要回到从前已是不可能了。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