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难、参军、禁赛、撤旗!俄乌战争下,“体育无关政治”成为网球界的笑话…

受到伤病和禁药风波的影响,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来自乌克兰的网坛希望之星达亚娜·雅思特列姆斯卡显得有些“沉寂”。但她或许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她再次回到网坛舆论场的中心地带,是会以这样一种方式。
雅斯特列姆斯卡的祖国乌克兰,近期俨然已成为一场风暴的席卷之地,而她正处于风暴眼。
这场风暴于2月24日登陆了乌克兰。这天,叫醒雅斯特列姆斯卡的,不是阳光也不是起床训练的闹钟,而是清晨在敖德萨城内回荡的炮击声。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她立马揉揉惺忪的睡眼,跑向位于客厅的父母。当时,俄罗斯军队已经攻进了这座全国第四大城市。
初步弄清楚究竟身处怎样的境况后,雅斯特列姆斯卡一家人顾不上家中的财物,一起躲进了车库。在车库里,他们一家人相互拥抱、彼此安慰。这期间,他们还不断收到在乌克兰各地的亲友发来的充满惊恐的消息,他们同样在寻找一个庇护所——要么是车库,要么是地铁站。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两晚后,得知战争局势不但没有平息,反而是变得更糟,对此雅斯特列姆斯卡的父母作出了一个勇敢的决定:他们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将两个女儿送出乌克兰。此时,进出乌克兰的商业航班已经被关停,他们只好寄希望于驱车将女儿们送到港口,再让她们坐船前往罗马尼亚。而父母自己,则因政策原因无法离国。
150英里的车程中,雅斯特列姆斯卡亲眼目睹了战争已经开始给这个国家带来的疮痍。到达目的地后,雅斯特列姆斯卡的父亲将车停好,一家人一同步行到距离五分钟的港口。
临别时,这个乌克兰男人深情地对两位女儿说:“我不知道这场战争什么时候才会结束,但你们一定要照顾好彼此,为你们的梦想而拼搏,建立起新的生活,而且要一直在一起。不要担心我们,一切都会好的。”
当船的发动机开始轰鸣,雅斯特列姆斯卡和妹妹很用力地和父母挥手告别。经过辗转,姐妹俩途径罗马尼亚前往了法国里昂,参加当地的一站国际赛。尽管在姐妹搭档出战的双打比赛中告负,但在对阵罗马尼亚选手博格丹的女单首轮比赛中,雅斯特列姆斯卡还是振作精神,挽救2个赛点以3-6/7-6(7)/7-6(7)的比分顽强取胜。赛后,她将这场比赛称作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比赛”。一方面,她很高兴能够为国取胜,但与此同时,她也感到极度难过。
现在雅斯特列姆斯卡姐妹很安全,但她们也并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们才能回到那个被称为“家”的地方,也不知道当下一次她们能够“回家”,记忆中的地方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能够及时寻求到一个安全之地,无疑几乎是所有人在面临战乱时所渴望的,但也有一些“逆行者”想要不顾危险地进入战场,捍卫自己的家园。曾经在温网击败费德勒、单打最高世界排名来到过31位的斯塔霍夫斯基就是其中的一位。
这位36岁的老将在一月份的澳网资格赛失利后才刚刚宣布退役。但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退役后的生活,他的国家就发生了如此重大的变故。对此,基辅出生的斯塔霍夫斯基坐不住了。此前,他并没有任何的军事经验,但曾在私人场合接触过枪支的他还是决定报名参加乌克兰的预备军。
“我当然会战斗,这是我尝试回去的唯一原因。”斯塔霍夫斯基说。
斯塔霍夫斯基的一些家人此时依然生活在乌克兰,其中包括他身为外科医生的父亲和兄弟。此时,他们正满怀不安地躲在地下室里。斯塔霍夫斯基透露,他会频繁联系父亲和兄弟,和他们说说话。
在社交媒体上,斯塔霍夫斯基发表了一番动情的宣言:“我为乌克兰国防部门感到骄傲,我为乌克兰宪兵军感到骄傲,我为我的总统泽连斯基感到骄傲。身为乌克兰人,我感到很自豪。相信我们的军队……相信我们不可战胜。荣誉属于乌克兰。”
四海为家的网球运动员常年身处世界各地。此时,散落在全球各个角落的乌克兰人们不一定都会受到战争的直接冲击,也不一定都有不顾一切踏上战场的决心和能力,但他们同样在通过自己的方式控诉战争、呼吁和平。19岁的小将科斯秋克和32岁的老将特苏伦科等乌克兰球员都在积极地在社交平台上发声,他们也都不约而同地将自己的头像换成了乌克兰国旗的图案。
而作为乌克兰网球的领军人物,现世界排名第15位的斯维托丽娜也表现出了相当鲜明的态度。在接受欧体采访时,斯维托丽娜说:“真的直到最后一刻,我们都无法相信战争真的开打了,一切都在夜里就这么发生了。每个人都很害怕,每个人都很心碎。”
本周和接下来的北美赛季,斯维托丽娜都将在美洲大地上参赛。家人和朋友都在乌克兰本土、在远方深感无力的斯维托丽娜感到,自己还是应该做些什么。在社交媒体上,她宣布将会将在接下来的赛事中获得的奖金捐出,以支援乌克兰的军事斗争和赈灾工作。
同时,在一份声明中,斯维托丽娜抗议说,除非ATP、ITF和WTA通过决定强制要求来自俄罗斯/白俄罗斯的球员以中立名义参赛,她将不会参加任何同俄罗斯/白俄罗斯球员的比赛。
而她在本周蒙特雷站的首轮对手,正好是来自俄罗斯的小将波塔波娃。这意味着,如果没有等来几大机构的回应,身为头号种子的斯维托丽娜有可能会退赛。
不过,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ATP、WTA、ITF和四大满贯已经发布声明对俄罗斯以及白俄罗斯进行联合制裁。尽管当下他们将继续允许来自俄罗斯/白俄罗斯的球员参赛,这些球员将不得使用俄罗斯/白俄罗斯的名义。
经历了一番波折后的斯维托丽娜走上球场,以6-2/6-1轻松战胜了“以中立名义”出赛的波塔波娃。赛后采访中,斯维托丽娜含泪重申她将会将本站比赛上获得的奖金捐给乌克兰军方。“我是在为我的国家完成一项任务和使命”,斯维托丽娜说。
当然,正如斯维托丽娜在同一份声明里说的,她并不想责备任何俄罗斯球员,这场战争并不是他们的错。实际上,一些没有做错任何事、也表明了反战立场的俄罗斯球员,已经在舆论场上遭遇到相当多的困扰。
与斯维托丽娜的比赛,压力过大的波塔波娃一度在比赛中捂着毛巾哭泣,自从蒙特雷站的赛程安排出来之后,她就一直深陷舆论风波之中:“我不太懂政治,但我反对战争。不幸的是,作为一名职业球员,我们俄罗斯人多少被目前的舆论形势绑架了。”
而要论被“绑”在高位上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可能还得数丹尼尔·梅德韦杰夫。这位来自俄罗斯的新科世界第一曾在社交媒体上呼吁,要用和平守护孩子们的梦想:“孩子们生来就具有对这个世界发自内心的信任,他们对一切都是那么地相信:对人,对爱,对安全以及和平,对他们人生中的机会。让我们一起向他们展示这是真的,因为每个孩子都不应该停止有梦想。”
但这样的发声并没有得到舆论的宽容对待,乌克兰网球联合会董事会成员塞瓦·凯夫利奇近日给ITF上书,要求禁止以梅德韦杰夫为首的俄罗斯球员参加大满贯赛事——

“可以让梅德韦杰夫参加 ATP 巡回赛,但大满贯是 ITF 赛事,如果你失去参加大满贯的机会,他永远不可能成为世界第一。他不应该参加法网、美网和温网。让丹尼尔不代表俄罗斯队出战,对他来说不是一个很大的惩罚,但却是一个很大的耻辱。代表一支没有旗帜、没有国歌、没有历史的球队参加团体赛事,可能是他能做出的最正确的事情。”

运动员都有自己的国籍,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对和平的渴望,是跨越国界的。
人们常把竞技体育比作战争,将体育赛场比作战场,而运动员们则是战场上“厮杀”的战士。但我们也应该清楚地看到,在真实发生的战争面前,竞技体育的残酷性绝无前者的万分之一。无论是作为观众还是赛场上的运动员,竞技体育终究是在和平的环境中我们才有福气享受的一项消遣,或者事业。
我们很容易把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小事”看作是理所当然,但过去两年的世界似乎是在反复深刻提醒我们,并非如此。大概,没有什么比能在和家人或朋友相聚之后,打开一场网球比赛开始全神贯注地欣赏更为平凡,也没有什么比在当今世界能拥有这种“平凡”更为幸福的了。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