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岁的阿尔泰,走了

“我到过许多地方,数这个城市最年轻,它是这样漂亮,令人一见倾心。不是瀚海蜃楼,不是蓬莱仙境,它的一草一木,都由血汗凝成……”

著名诗人艾青的这首诗中,“年轻的城”是指现在的石河子,孕育奇迹的城市。
石河子这座位于中国西北的边陲小城,地处乌鲁木齐西北约150公里的戈壁滩上,因戈壁滩上一条布满碎石的干河床而得名。
这里曾经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总部所在地,新中国成立以后不久,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进驻石河子屯垦戍边,一代人青春和热血孕育出了石河子这颗戈壁明珠。
不畏艰险、开拓进取,是这座城的性格。
石河子大学,就屹立在那里。
这所大学的男子篮球队,在CUBA联赛,也是励志的存在。
2003年开始组建,首次参加自治区高校篮球比赛的他们,只获得了第8名的成绩(一共9支球队参加)。
从那以后的很多年,石河子在新疆的大学里,一直在4-5名徘徊。了解CUBA的都知道,往往招生条件出色的球队,会拥有更大的优势。
在积蓄多年之后,2013年,第15届CUBA联赛,石河子大学男篮才首次进入西北赛区的决赛圈,最终只收获了第11名。
但到了第19届的CUBA,他们打破了新疆大学长久以来的“统治”,拿到了新疆基层赛的总冠军。
在主教练胡江老师的带领下,球队一步一个脚印,书写着励志的故事。
胡老师在接受采访时,曾这么感慨道:
“尽管现在已经是网络时代、信息共享时代了,但我们在获取信息方面,还是会明显地滞后于一些发达的省份。球员们出来打比赛也比较难,像去年的西北赛区比赛,全队先是要坐车到乌鲁木齐,再从乌鲁木齐坐二、三十个小时的火车硬卧去比赛,到了比赛地,还要迅速地克服旅途的疲惫与不适,调整到比赛状态,这么下来有时球员确实挺不容易的。”
别去讨论成与败,孩子们光这股劲,就已经让我们感动了。
2017年,CUBA赛场上,上演了感动中国篮球界的40秒。
西北赛区分区赛石河子大学对阵西安交通大学赛前,石河子男篮的全体队员们在球场的一侧整齐的站成两排,面朝球场上空悬挂的国旗,右手统一放在心口,在没有伴奏的情况下,齐声高唱起了国歌。
这一幕,被记录了下来,40秒的视频,在篮球圈广泛传播。
这支球队的球员,由多个民族的孩子们组成。
爱国,不需要豪言壮语,不需要惊天动地,更不需要教条主义或者硬性规定。
这是发自内心的举动。
在多民族地区的赛场上,能涌现出这样的爱国精神,不禁让人热血沸腾。
阿尔泰,曾是石河子大学的校队一员。
出生在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焉耆县四十里城子镇巴克莱村的他,在征战西北赛区的四个赛季,场均拿下16.4分4.4篮板,曾入选CUBA扣篮大赛。
毕业于西安交大的赖益烨和他有过交手的经历,赖总的记忆中,阿尔泰是身体素质很出色的一名球员。
早在2016年,CCTV5的《篮球公园》就讲述过阿尔泰的故事。
热爱运动的他,并没有“打球自由”,打2-3场球,鞋子可能就磨烂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为了填补家用,阿尔泰很早便开始在外打工,高考落榜,让他直接选择了工作。
从工地到饭馆,再到铁路上也干过一段时间。
打工赚来的钱,才可以买篮球鞋,多出来的部分,寄回家补贴家用…
图片
是篮球,让他有了上大学的机会。石河子大学教练胡江发现他,让他回到了校园。
那个因为买不起鞋没机会打球的穷孩子,不需要再为装备发愁,在球队里,他是主力,他站上过CUBA扣篮大赛的舞台…
央视镜头里的阿尔泰,一直在微笑。
谈及收到免费的衣服和鞋子时,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但篮球不光给他带来了装备,更塑造了他的性格。
脸上那块从眼眶到嘴角的巨大胎记曾经让他极度不自信,不敢与别人沟通,生活中变得极度不自信。
来到了石河子大学之后,他扔掉了自卑和迷茫,做那个纯粹喜欢篮球的少年。
他在CUBA的这四年,没有带领球队打出很耀眼的成绩,更没有像同样来自新疆焉耆的学弟冶征文那样,踏上CBA的舞台。
“我没打够”,是阿尔泰留给CUBA生涯的总结。
他不光CUBA没打够,他的篮球生涯和人生,都太短暂了。
昨天,噩耗传来。
阿尔泰在阿克苏地区4月30日13时的一场比赛中突然晕厥,心脏骤停,不幸离世。
一个坚强不屈的灵魂,就这样离去了。
爱笑的阿尔泰,一路走好!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